大学-兼职

与此同时,我开始利用周末赚一些外快,比如去叔叔的公司里做一些简单的工作。他是从事票货币交易商贸,经常会去不同邮票处或者收集者的贸易交流处出差。他会卖很多不同,具有收藏意义的配件。例如,唱片,镊子等等,只要是人们需要的,想要的,他都可以给你提供。在这一行,我们没有很大的竞争者。

我在大学,开始学习建模,这样也可以再多赚些外快。因为我想要给我的旅游计划基金,多存点钱。当初,有一个工作是模特,它需要你踩着高跟鞋,穿着泳衣,在T台上走模特步。第一次登台的时候,我被绊了一下,差点让前面的女孩和我一起摔倒了。那是一次不好的经历,所以,我也知道,可能我注定不适合做一个模特。另外,我认为每次奔波在试镜中,是一件很无聊和浪费时间的事情。

当我在读大学的时候,我会尽量在周末回家,这样可以和我的家人朋友见面。我的朋友Brigges 和Nicola还在Ulladulla,我们经常会很其他朋友一起聚会。当然啦,我们经常会一起冲浪。我也考到了驾照,但是当时没有自己的车。有一次,我就偷偷开了妈妈的车出去,把它撞上了当地的一家炸鸡店。还好,第二天妈妈没有发现。但是,为此我吊销了驾照6个月,在这里,我要跟妈妈说一声抱歉。当初撞坏了你的车,也没有告诉你。

大学公益-柬埔寨

大学的时候,我还做了一些有意义有趣的事情。我一直对第三世界儿童救援组织很感兴趣。在那个组织里,它的理念是:只要你还是个孩子,不论来自哪里,你应该被提供充足的食物和接受良好的教育。在我还是10岁的时候,第一次亲身参与这个组织的行动,叫“每年节食40小时”的活动。那个时候,我很高很瘦,因为好动,所以我需要很大的食物摄取量。所以,我特别饱饥饿的痛苦,每次节食完的第二天,我都感觉身体非常的虚弱。妈妈因为心疼我,所以经常告诉我,如果我不想继续的话,放弃也是可以的。但是,我好像天生就是很固执,自己认定的事情,不管多困难,都会继续下去。

我的一个朋友,当知道我在儿童救援组织里的时候,他帮我发了一封邮件给国际儿童救援中心的负责人。这个组织是非盈利性质的,主要是募集资金去帮助在柬埔寨的Svay Chrum重建小学。我把这件事告诉了Briggs,她觉得我们应该为这个组织做些什么。所以,最后我们定下了一个目标,准备募集15000美金给这个组织,而我们两个人,一人分别募集7500美金。

我发现募集的行为还是挺难推进的。因为有很多人对这个组织、机构没有概念,他们不知道在柬埔寨发生了些什么。同时,他们也不知道,捐赠的钱会用向何处和为什么要捐钱。光是解释这些东西,就已经用了我们很多时间,而且在这过程中,我们要不断的激励别人,鼓励别人。

当时,我在大学读书,Briggs在悉尼工作,但是我们每周都会一起为这个事情努力。我们会在周末举办小型的露天晚会或者是冲浪比赛。但是,募集钱的方式,还是很慢。

在一次晚会上,我们用了很大的精力和心血去准备,最后,获得了出乎意料的好结果。本来我们以为这次只能募集800美金的,最后却有4000美金的好成绩。我们都非常高兴也很感动。这是一个冲浪晚会,我们叫它“地球与海洋组织的青年风暴俱乐部”。我们的口号是,帮助Phil Macdonald,重建他们在柬埔寨的小学校园。Phil Macdonald,是一个职业的冲浪运动员,他的公益项目由世界与海洋组织支持他。

同样,我们也得到了很多当地的支持。有一些是合作支持者,有一些是扶轮社的成员,他们都很支持帮助我们为孩子去筹募资金。

当我们受基金会邀请去柬埔寨的时候,作为参观的一部分,我们和15个其他的受访者,一起骑行参观了整个柬埔寨。整个骑行距离大概是350千米,虽然听上去好像不是很长的路程。但是,一路闷热的天气,海洋季风性的气候,一路颠簸泥泞、坑坑洼洼的道路,都让我们有点吃不消。第一天我们骑行了大概100千米,几乎要了我们的老命。但是,当大家统一着装,做这件公益的事情的时候,我们感觉很自豪。Briggs和我,把募集的15000美金,全部都交给了柬埔寨基金会,让他们拿去重建校园。

作为参观一部分,我们参观了学校。但是一进校门所见的一切,都让所有人吃惊到说不出话来。因为学生太多,上课时间是轮班制的,只能分上午半天,下午半天。那里的孩子都很可爱,但同时也很害羞。Briggs当时坐在一个桌子前,身边围了好多当地的小女孩,我们以为这些女孩子大概是5-6岁左右。但是,随行的翻译却告诉我们,这些孩子已经10-14岁了,因为营养不良,让他们的个头看起来,都比同龄人小太多。

对此,我非常想要为这些孩子,做更多的事情。我很兴奋的告诉了Briggs我的想法,想要开始我们自己的慈善事业。但是,她比我要更深思熟虑的去面对这个问题,让我们静观其变。

大学公益-蒙古

冥冥之中,我好像想要做很多慈善的事情,或者说做一些对社会有帮助的事情。不止从捐钱这一方面来说,所以,在大学的第三年,我参加了一个叫做人类栖息保护的组织。它是为了第三世界的国家成员服务,帮助减少贫穷差。我参加的时候,这个组织,正在做一个在蒙古的项目。参与的志愿者们需要用自己的方式,和其他15位志愿者,一起去到蒙古一个叫Erdenet的小村庄。在那里,我们需要帮忙搭建他们的房子,供他们居住。

我们在那里待了3个礼拜,那个地方好冷而且我们的住宿环境条件都非常的艰苦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的状态。我们一起住在一个蒙古包里。我特别特别的惊讶,当我知道这一个蒙古包要5000美金的时候。我猜想,它这么贵的理由,可能是因为一个蒙古包很大,它可以容纳20个左右的人。我喜欢来自蒙古的朋友,他们也喜欢玩游戏和运动,即使他们只对足球喜欢,而从不对橄榄球感兴趣。

暑期实践

为了拿到工程师的学位证书,我需要在大学的3个暑假里,去工地实习。我第一份工作,是在新威尔士的辛格尔顿担任助理。当时,那个地方在进行室外矿产开采。我需要在那个地方做一些很基础的工作,比如说钉钉子或者测量风速。我喜欢这个工作,但是说实在的,相比这个,我更羡慕那些在假期里能去参加聚会和游玩的同学们。第二年,我在另一个煤矿产研究所工作。那个工厂在皇后岛的Hail Creek,靠近Mackay。在那里,我收获了很多宝贵的工作经验,而且也担任了一些钻井和煤矿的设计工程工作。第三年,我选择在悉尼的一家矿产业咨询所工作,因为这是我最后一个暑假了,我也想选择一个离家近一点的地方,可以在周末的时候,和家人相聚。

这个时候,我认识了Michael,我们相爱了。

原著:TuriaPitt《Everything To Live For》
 译文:魏三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