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本页
  • 创建画报
  • 微信
  • 微博
  • QQ空间
分享本页
微信扫一扫浏览本页

第一章 从前,我的生活(4)

Ulladulla-8

在一天往返于Lake Tabourie的路上,我们开车路过Ulladulla,一个大概离Tabourie几公里远的地方。爸爸和妈妈都很喜欢这个地方,所以他们决定搬到这个地方,那年我8岁。一开始,我对于搬离一个我熟知的地方的想法,非常的不开心。悉尼,我很熟悉,而且有我喜欢的图书馆,我不想去别的地方。然后,我们进行了家庭投票,不出意外的,我的票数最低。所以,最后我们搬去了Ulladulla。

但是,自从我们搬去了那里,我就爱上了这个地方,并且开始在那里交朋友,有了好的开端。

Ulladulla,出名的是它那片被保护的海域:南海岸沼泽,在那里有最大的捕鱼海湾。这个地方,也是一个主要的旅游度假胜地,有很多的民俗度假村。它每年最吸引人旅游的一个项目是:每年复活节的星期天举行的“船队游行祝福”。在那天,会有游行,也会有美丽的烟花。每个人都会去游行,尤其是我们这群小孩子,我们会打扮的美美的,奔跑穿梭在花车之间。花车上,一般都会有公主坐在上面。有一次,我也作为公主,坐在了上面。

有一次,在这样的节日里,我穿了一条淡绿色的裙子,和我的朋友Nathan Calson一起。这是我第一次,感觉自己看上去像个年轻的女人,而不是小女孩。我哥哥也在那里,他的朋友:Michael Hoskin ,和他一起。当时,Michael 身边有其他女孩为伴。但是,也就是那一刻起,我好像对他一见钟情了!(备注:Michael Hoskin后来成为Turia Pitt的丈夫)。

但是,对于Ulladulla,我觉得最漂亮的还要是它的海滩,它是冲浪爱好者的天堂。渐渐长大,我变得越来越有活力和有运动天赋,我像是一个假小子,喜欢在户外运动生活。我的父母鼓励我们成为一个对生活充满活力的人,爱游泳,冲浪,骑行,跑步。哥哥和我一起,参加了学校的游泳队。

爸爸和妈妈在临海的崖边上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房子,在那里,我们可以看到海。每天早上,我,爸爸和哥哥,会起的很早,去冲浪。如果天气不好,不适合冲浪的话,我们就会沿着沙滩,跑跑步。然后再回去睡觉,到点去学校上课。我们经常会因为,天气太好,太适合冲浪,而迟到。

我有一双大长腿,而且我特别喜欢跑步。爸爸是一个很注重身体健康的人,他经常鼓励我跑步,如果被他发现我不努力或者松懈的话,他会督促我,让我做的更好。有的时候,我会因为跑步累到流眼泪,但是我从未放弃过能够让我提升自己的事物,包括跑步也是。

当刚搬去Ulladulla的时候,我们家只有爸爸,妈妈,哥哥和我。当我9岁的时候,我有了第一个弟弟,在11岁的时候,有了另外一个小弟弟。他们都是非常可爱的宝宝,我非常的爱他们。

我是他们的大姐姐。

在Ulladulla的时候,妈妈重新开始写作。她用娘家姓作为笔名写作,当她开始写第一本书的时候《BREAD FRUIT》,我12岁。她经常会把写好的章节给我看,她想让我确认一下书中的英语语法和拼写有没有错误。当她开始写她第二本书的时候《FRANGIPANI》,她不再需要我帮忙校正。这一本书,让她赢得了不少的的文学奖项,我为有这样一个妈妈感到非常的自豪。她也曾将那本书献给我,现在我也把我的这本书献给我的妈妈。

Ulladulla-高中生活

哥哥和我在Ulladulla高中,读的高中。这个学校大概有800个学生,他们大多来自于这周围的地区。在那里我没有待很长的时间,因为我决定去John`s Catholic学校读书。我不知道是什么激发了我这样的想法,但是妈妈和爸爸同意了我的想法,并且帮我在那里办理了入学。哥哥随后,也到这所学校读书,他,总是这么的受人欢迎,到哪里都是一样。

在John`s Catholic学校读书,意味着我们每天不得不在学校的校车上,度过一个小时的时间。当我15岁的时候,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,校车发生了很严重的交通事故。当时我们大概行驶到Sussex Inlet小镇,突然有一辆轿车,撞上了校车的一侧。校车的司机,打碎了大巴的前窗户,让我们爬出去。但是有一个男孩被困在里面,而且很不幸的,去世了。他和我哥哥一样大,都是16岁,而且是我们很好的朋友。这让我很难过。

哥哥和我的身上有不同程度的跌伤和擦伤,有很多其他孩子受了更重的伤,送去医院紧急救治。

哥哥和我是幸运的。但是爸爸和妈妈在知道之后,再也不许我们在John`s Catholic读书了。这次事故发生在臭名昭著的那条烂的很厉害的路上,他们不敢再让我们每天上下学都要经过那样的道路。当时,我认为父母这样做,是一个很愚蠢的决定。这样的事情,怎么可能会发生第二次呢?

我对离开John`s Catholic学校,有非常大的情绪和不乐意。我喜欢那个学校,在那里我有很多的朋友。哥哥回到了Ulladulla高中,而爸妈让我去了当地的Shoalhaven Anglican 学校,但是,我没办法适应那个学校的生活,所以最后我还是回到了Ulladulla高中完成了我的学业。

我很喜欢在学校的生活,尤其是数学和科学这2门课。他们对我处理和看待事情时的逻辑思维能力,有很大的帮助。这么多年,当我回忆起高中生活时,我的物理老师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我很喜欢上他的课,他对于科学是那么的热情和有激情。我认为,他对我也应该感到和骄傲,因为我是第一个在学校物理竞赛中获得90分的女孩子。

还有一个是我的数学老师,但是,我经常在课上和他有矛盾和摩擦。在他的课上,我非常的不听话和固执。但是,我还是努力的得到了以数学最优学生的成绩,获得了Ulladulla高中的数学奖项。回头再看这一切的时候,我还是要感谢高中的数学老师,因为他,才让我在数学领域里取得了这样的成功。

我猜想,我是一个想对世界做出不同影响的人。尽管,可能我不知道怎样去实现。有一次,老师问我们,如果让你们选择一本你们可以负责的杂志,你们会选择什么。同班同学大多数回答的是Cle 或者Cosmo。但是,我说我想做《新科学》,去探索那些对人类社会有所贡献的事物。

妈妈经常说我是一个,想要做一个重要角色的人,我常常怀疑这个观点。

后来,我遇到了Kristen Briggs ,现在我们都所熟知的Briggs和另外一个叫Nicola Tucker,他们都是我高中的好朋友。尽管我们非常的不同,但是我们身上却有着相似的标签和属性:行动力,决策力和野心。

Ulladulla-职业选择

在我早些年的高中学校生活中,我想成为一个医生。但是,不知道,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改变了我的想法。可能是觉得那是我妈妈所期望的,也有可能是因为年轻时的逆反和叛逆,我不再想成为一个医生。

为了获得HSC(高校成绩),我努力学习,而且获得了93分的好成绩。这让我可以在大学里申请修读工程学。研修工程学,是在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。我在一张纸上写下了我擅长什么和我的职业规划,例如我的职业愿景、想要在工作的时候也能获得一定的旅游机会等等。

最后,我选择了矿产业工程师,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听上去以后可以从事很酷的工作。好像会有很多的大卡车行驶,有很厉害的爆破工程等等,虽然最后我发现,实际工作的时候,并不是我想象的这个样子,我把这个想的有点太天真了。

我对能利用矿产工程,在环境上进行帮助做些事情,有很大的期望和期待。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爸爸,最后我们达成了一致,认为我应该去做更多实际的利用矿产工程工作去帮助改善环境,而不只是单单作为一个外界抗议者。我相信矿产业的能源利用,会对环境改善有很大的帮助。

原著:TuriaPitt《Everything To Live For》
 译文:魏三岁
0 0

文章导览

评论

评论

这篇文章没有任何评论。成为第一个评论者!

我们注意到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。本站需要在更现代的浏览器上才能充分展现,我们推荐您下载谷歌Chrome浏览器来浏览本站。

下载谷歌浏览器